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岚芊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张岚芊】贝里尼:舞之画

2017-11-10 10:12:4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舞之画》

  风景画之奇妙,之于它无数的召唤者:从西方的文森特•梵高直到遥远东方那来自中国明朝的纸上记忆。

  其他来自欧洲的参照者? 对了,一定还有保罗•克利、阿尔伯特•沙维尼欧、詹姆斯•恩索尔和弗兰茨•马尔克。特别是来自维捷布斯克之城(白俄罗斯位于东方的边境城市-译者注)的梦想者马克•夏加尔。此外,手持请愿书珊珊来到我们跟前的还有那些“视觉系”的画家们,我尤其要提到一位属于蓝色骑士分队的一员(指康定斯基-译者注):他有着能够渗透到大自然内部,并将之转化为一个詹巴蒂斯塔式童话般的“全世界”一般的能力。(詹巴蒂斯塔•维柯Giambattista Vico,1668年-1744年。意大利政治哲学家、修辞学家、历史学家和法理学家。他为古老风俗辩护,批判现代理性主义。这里的“全世界”是指回到本原的世界。-译者注)。那么“童话”便是这些作品鲜明的符号,不是吗?那么这位来自中国的女艺术家,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体验?我们又可以通过哪些渠道(技巧,色彩学,肖像学等),来解读她眼里藏匿着的冒险和那些悠远的神明?

  山峦渐渐爬上画面的顶端,试着去征服其内部空间;景色马奈一般地,吞噬着天空。(马奈这位现代绘画史中革命的先驱,洗尽铅华,有时竟会化身成一位来自东方的画家。)(指马奈在他的艺术生涯中受到东方艺术的影响。-译者注)

  而色调却折射着它自己的魔力和挑衅,带着我们忆起分离派的奥斯卡• 柯克西卡。那场在二十世纪初期发生在维也纳的革命属于佛洛依德和路德维希;属于克林姆特、勋伯格和席勒(指维也纳分离派,又译新艺术派,是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前期新艺术运动在奥地利的支流。译者注)。 然而今天一位画家的笔笔咏叹竟把隐藏在岩石间,消逝在文字中的他们全部召唤回到了当下。谁会想到,竟是这位远方来客-----张岚芊,这位陌生人带领着我们把现实缓缓注入到了她的寓言和童话中。

《水流云在》  2017年  320*200cm

  仔细端详这些作品,你会发现它们的内部组成:形态上有起落有节奏,技法上有抑扬有顿挫。每个元素无一不由之于画面的贯穿整体的内部透视来决定。这个纵横画面的透视深情款款的带你走进作品内部,并使你化身成画面的一部分,从而制造出引人入胜而又出人意料的独特的表现语言。我想,无论是从中国传统艺术史诗般的,梦幻般的轮回里,还是在那个达芬奇曾经见证过那个伟大的绘画革命中(指意大利文艺复兴。译者注)我们都可以寻觅到这个令人激动的发现。

  这些梦幻般的景象促使着绘画以真实的表现方式呈现,而同时,它却又是虚幻的。于是我转身回到那些诗人身边,那些比任何时代都最懂得如何和当下艺术家对话的十九世纪诗人们。为了探寻诸此绘画作品,我重新阅读了查尔斯•波德莱尔《恶之花》中的一些诗句:

  “就像玻璃水瓶的壶塞,世间的花草也应各不同!”

  我曾经有幸不止一次的在不同场合端详她的这些作品。今天,借着两位艺术家第一次在意大利个展的机会(我猜想,也是在欧洲的首次)。又一次不同的环境促使我一再揣摩这些被精心布置在米兰画廊内的画作: 新的体验让我竟然不再那么认同自己在此次展览之前为其所书写的序言。不过,那篇为这次米兰展所写的小文中,一些对这位杰出的、唯一的、非凡的女艺术家的理解我认为仍然有效。

  从布勒东之缓缓哀求到波德莱尔花香之沉醉,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心中寻觅到那条奔腾的魔法之河,并追随至其源头。对于这位画家张岚芊,她的作品通过笔笔咏叹流露出最美好的慰藉,这种慰藉正是从我们的眼神与这梦幻般的绘画交汇而碰撞出的珍宝。从起初的微小而亲密;慢慢的靠近而欣慰,直到现在的伟大而杰出。画作永远只会通过纷繁的色彩和交织的笔触来诉说它自己本身:颜料被拖动并粉碎在画布;增稠和调和色块和层次;使之稀释再滴落和分散在承载它的媒介上。作品也通过这种方式,通过一个绘画过程来揭示,来“懂得看” 每一幅作品的唯心性和现实性;抽象性或消灭了写实和非写实之间的“二分法”假象的变化性。(“saper vedere懂得看” 马特•马兰戈尼名言。马特•马兰戈尼,意大利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译者注)

  令人惊奇!更令人惊奇的是每幅作品独立的旋律和主题;更令人惊奇的是每幅作品富藏生机和流动性的内部透视;更令人惊奇的是这双东方的眼睛充满奇思妙想——用各种符号作为美丽的阴谋来构成每一幅独特而唯一的画面。在这种情况下,对作品的理解并没有趋势或方向(从上到下),没有第一(从左)和随后(到右),而是有一个文章似的展开方式,一个绘画性的发展趋势——即可以向多个方向进行蔓延和叙述的可能:从上倒下,从左至右,反之亦然。同样的,无论是从画的表面上升或下下降,所有的读取方式都是可行的。 这些对画面进行解读而留下的舞动的足迹,组成了每幅画作的主体。

  继而,因为这一点,我暂且把它称之为舞之画。

  这舞动的画,诠释了着心中充满魔力的理想化的自然;在童话般的时空里,在它流动透视中徐徐的表达着被完全探索的渴望——它的主题,它的绘画本质。

  我们可以暂且不要考虑“虚幻反对现实”抑或“现实排斥虚幻”,宁可说成“这”或者“那”——现实和虚幻,二者相互添加并混合,直到它在一个新的层面形成某些自然而又非自然的东西。关于欧洲分离派、关于20世纪初欧洲先锋派的某些东西;却又是来自遥远中国的古老传说的某些东西。

  让•吕克•南希曾经说过:“舞蹈是自我意识的温床”。那么,我们不禁去思索:舞之画的真正意义又是什么?在我看来这舞动的画作表达了对其自身魅力和其唯一性、独特性的自我认知,进而吸引我们全身心的与之共享美梦佳期。舞之画创造出山水景色,引导我们抵达创造力的巅峰;舞之画揭示了梦境的身份,带领我们悠然沉浸其中;舞之画使我们的双眼律动起来,永远激励着我们去探索内心世界中那个魔法之河的源头。

Rolando Bellini罗兰多•贝里尼(意大利)

2017年于米兰  杨春萌 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岚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